“妈妈”两个字分量究竟有多重 ——记杭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管理

发布日期:2019-11-04 23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0654.com这位杭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管理二科的科长,已经在戒毒的岗位上工作了24年。在戒毒所里,何英云负责的女性戒毒人员除了称呼她“何大”之外,还会叫她另一个名字,“何妈妈”。

  为什么戒毒人员会称一位普普通通的戒毒所民警“妈妈”?或许看完何英云的故事,你就能明白“妈妈”这两个字的分量,究竟有多重。

  1995年,杭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成立。因为能力突出,当时还在安康医院戒毒病区做护士长的何英云接到通知,要调动她去戒毒所女子戒毒康复区工作。

  何英云老家在湖州德清。当时,家和戒毒所之间没有公共交通,每天她都要5点多出门,骑两个多小时自行车去工作,无论风雨。

  有因为吸毒影响大脑,站在床上大喊大叫的人;有晚上别人睡觉关灯后,会反复把灯打开的人;也有聊得好的“小姐妹”,相约出去后“再聚聚”……在强制戒毒所里的女性,吸毒原因各种各样,但都有着相似沉沦的经历。十几年前,吸毒接触的人少,也需要一定经济实力,一度成为一些有钱人的“专利”。一些戒毒人员面对年纪轻轻的何英云,甚至还会表现出不屑和轻蔑。

  何英云决定做点什么,“压压”她们的威风。比如,让一位吸毒人员成功戒毒,或许就是最好的方法。

  她花了很大的心血,帮助一位吸毒不久、毒瘾看起来不深的姑娘,试着把她从毒瘾中拉出来。那位姑娘很听话,也很配合,一度成功戒毒,最终走出了戒毒所。

  后面很长的一段时间,何英云都在反思失败原因。她想了又想,决定再做一件事:选择性地对吸毒人员进行跟踪帮教——即使这完全不在工作范围内。

  很快,她又遇到了一位姑娘虞某(化名)。虞某漂亮、能干,从事幼师工作,因为追求新鲜刺激和所谓“时尚”,成为杭州最早开始接触的一拨人。

  当时,家人已经和虞某断绝了来往,还有一群“毒友”在外面,她的人生已经跌落到谷底。何英云还记得刚见到虞某的样子。她非常爱美,如果没有化妆品,虞某会往白色的墙壁上抹一下,金多宝开奖再往脸上擦,让自己看上去好看一点。她的性格也非常要强,发现爱人吸毒之后,为了让丈夫戒毒,她竟然以身试毒,告诉丈夫她能戒,也要丈夫戒毒。

  何英云决定再试一次。她打电话给虞某的父母,在被连续挂断电话之后,老父亲终于接了电话,却已失望透顶:“她就是狗改不了吃屎!戒毒所进进出出好几次了,你还管她做什么?”

  何英云说:“没有哪个父亲不爱自己的孩子,理解您的恨铁不成钢。戒毒本来就不容易,现在正是女儿最需要你的时候啊!”

  几通电话,两人都会打上很久。虞某父亲最后在电话那头哭了:“你都不放弃,我又有什么理由放弃呢?”

  虞某回归家庭后,何英云也一直保持着与她的联系,定期回访,询问生活和工作。虽然没有见面,但何英云一直陪伴着虞某迈过离婚、手术和毒友诱惑等一道道坎,并指导她做脱毒认定,甚至是考驾照。

  虞某到现在都没有碰过毒品。在最近的一次电话里,虞某告诉何英云,她很幸福,最近还带着父母出去旅游了。电话那头,虞某像是和闺蜜聊天一样讲着自己的新生活,电话这头,何英云早已潸然泪下。

  虞某的例子给了何英云很大的信心。这些年来,她跟踪帮教的“虞某”们也越来越多。

  戒毒是一个漫长且充满不确定的过程。这些年,何英云在电脑上记下了一长串确定的数字:长期跟踪帮教66人,其中,16年以上1人,5—10年6人,4—5年4人,1—3年37人。跟踪帮教的66人中,很多人找到了工作,找到了爱情,也重新找到了人生。

  何英云个子不高,只有一米五几,但你要是跟她聊上一会,很快就能在她身上发现一股强大的力量。

  如果说戒毒所的工作需要何英云足够坚强的话,她身后的家庭则给了她一个更难的考验。

  19年前,何英云生下了儿子洋洋,因为早产合并窒息,洋洋的智力、运动发育不是很健康。对一个母亲来说,没有比这更让人痛不欲生的事。

  小时候学写字,洋洋不能控制手力,何英云就用胶带把铅笔、手指按照握笔姿势捆绑,让洋洋一次次去尝试写字。何英云一次性削了几十支铅笔,写了断、断了写,孩子哭、自己也哭,但练习绝不能停;那几年洋洋为了练走路、练跑步,膝盖总是青一块紫一块,何英云恨不能替孩子去摔跤磕头,可她知道洋洋以后的路还很长,得靠自己一步步走过来;洋洋的肠胃比较敏感,饭只能在家里吃,于是何英云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给儿子做早饭,然后送去上学,自己去上班,中午再从单位赶到家里给洋洋做午饭,一下班马上往家里赶做晚饭,再给洋洋准备第二天的衣服,直到晚上孩子安稳睡下,自己才能休息……

  那时候,从戒毒所到家开车需要半个小时,她每天数次往返于单位和家之间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  何英云的丈夫也是戒毒所的一位民警。双警家庭本就不容易,但丈夫很乐观,他常对何英云说,别人家孩子长大要离开家,我们能和孩子相依为命,多好。

  幸运的不止是洋洋。何英云把同样的耐心和爱,也用在了年轻的戒毒人员身上。女子监区曾有个姑娘小黄,喜欢唱歌,何英云是她的忠实听众;小黄心情不好,何英云也愿意花大量时间接受抱怨,用温暖去抚平暴躁。

  几个月下来,有一天户外活动时,小黄突然怯生生走到何英云身边,小声问:“何大,我能叫你一声妈妈吗?”

  吸毒不是一个人生活的终点。无论是何英云的孩子还是强制戒毒所里的姑娘们,未来还有许多幸福和坎坷要经历。如果因为眼前的困难而退却,那会是何英云最不愿意见到的情况。

  后来,洋洋读完了小学和初中,现在能用电脑手机,会发微信,可以相对独立生活,还找到了工作,有了工资收入。

  或许,何英云不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。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在很多人心目中,她是最好的“妈妈”。(本站编辑 祝婷兰摘编)